12306,幾分鐘搶完一節車廂的票,一個月至少賺幾十萬元

  黃牛為何這麼牛
  近幾年,由於火車票實行實名制,加上12306網站的上線,讓車站隨處可見的黃牛似乎瞬間銷聲匿跡了。其實,他們是從線下轉到了線上,操作手段也從往常的純體力囤票變成了“技術流”。
  黃牛的搶票神器:“幾分鐘,一節車廂的票就搶空了”
  陳雪(化名)大學畢業後和哥哥經營著一家私人旅行社。為了能夠在旅游高峰期(也是節假日出行高峰期)訂到票,陳雪無意間接觸到了黃牛,後來也誤打誤撞地進了這個“圈子”。春運期間,記者以購票人的身份與陳雪取得了聯繫。
  “其實實名制根本不會影響我們囤票的,我們(指黃牛)有一個群,裡面會隨時公佈新政策和對策,也有會開發搶票軟件的大神在裡面賣軟件和不定期上傳些補丁包之類的。”陳雪向記者透露道,“這個群里只有熟人介紹才能加,一般人是混不進去的。”
  陳雪說,這款搶票軟件堪稱專業版搶票神器,只有熟人才能夠購買,價格略高。“這軟件是按月收費的,分為幾檔:2000塊一個月、3000塊三個月、8000塊12個月。不過,我們一般也只有在春運這個月買上一個月的使用權,一般只用一天時間就能把成本收回來。”
  為了防止黃牛惡意囤票,12306在訂票過程中設置了很多道坎兒,包括兩次購票查詢不能超過5秒鐘,登錄和提交訂單時都需要驗證碼。
  “用普通的搶票軟件,就算你成功刷到票了,等你輸完驗證碼要麼就是無法提交,要麼等你提交了,一般票也被搶了。”陳雪告訴記者,“我們這款搶票軟件能以毫秒的速度刷票,而且一次能批量添加幾千個乘車人的信息,更牛的是不需要輸入驗證碼。這就意味著,你只要輸入乘車人的訂票信息後,幾分鐘的時間,一節車廂的票就被搶空了。”
  據陳雪介紹,這款神奇的搶票軟件,界面上有一個自動購票的按鈕,把購票信息整理成Exel表格後可以批量導入,點擊自動訂票後,幾秒鐘的時間,頁面上就會跳出幾十個疊加窗口,顯示訂票成功。
  對於這款“專業版”的刷票軟件,一些推出過免費版搶票軟件的互聯網公司也有所耳聞。“我們當然知道刷得越快越容易訂到票,理論上講,批量導入,毫秒間隔刷票,這些都是可以從技術上實現的,但這是違法的,誰都不願意乾這種容易陰溝里翻船的事兒。”一位360搶票軟件的開發工程師向《中國經濟周刊》解釋道。
  黃牛的玩法:

  搶票—退票—回購
  在實名制購票的前提下,陳雪如何搜集海量的購票人信息來搶票?陳雪的回答讓記者頗為吃驚:“都是用軟件生成的,網上這樣的身份證算號軟件很多啊。”
  陳雪說,她常用的那款算號軟件,界面里有“出生地”、“出生日期”及“性別”幾個輸入框,還可以選擇生成的身份證號碼數量,一次最多可生成1000個。
  身份證號碼和姓名不一致竟然可以訂票成功?記者打通了12306的客服電話,一位客服人員向記者表示,出現這種情況,是由於12306沒有和警方聯網,因此對身份證號信息無法全面審核。不過,該客服強調,這種用虛假身份證號和姓名訂購的票,是沒辦法取的。
  黃牛們正是鑽了12306無法全面審核身份證號信息的空子,第一時間將大量的票囤積在手裡。“出票,我們另有辦法。”陳雪得意地說,“一般有人找我們買票的話,我們就會立刻在線退票。票一旦被退了,很快會再次進入鐵路的售票系統。我們再用旅客真實的身份證信息用刷票的方式在第一時間把這張票再給搶回來。一般情況下不會失手。”
  陳雪說的這種囤票方法,已經不是新招了。為了防止黃牛“搶票—退票—回購”的行為,2013年12月底12306網站在新版上線後,更新了一些細節,實行隨機退票機制:一張票被退了之後,會在3小時內的隨機時間進入票池。
  “這個機制剛出來時,的確給我們帶來很多麻煩,不過新的bug很快就被我們找到了。我們發現,開車前6小時內退的車票還是會第一時間回到票池裡。而且,就算是3個小時內回到票池裡,也沒關係,連刷3個小時就是了,不過效率的確是比以前低了很多。”陳雪說,“為了提高效率,趕在開車前6個小時批量退票刷票,或者在3個小時的隨機時間里買到最多的票,我們現在一般會要求買票的客戶提前一天預約,留下身份證信息。”
  這些身份信息,使用過之後,陳雪一般會用個本子記下來,來年接著用來訂票。陳雪說,她有3個本子,“就是我這幾年賣票記下來的身份信息。”
  陳雪神秘地告訴記者,這些本子在春運這一個月的時間也給自己帶來了相當可觀的收入,在黃牛的圈子裡,身份證號碼也是可以買賣的,更何況這種有著對應名字的身份證號碼。“一個號碼平均300塊,批量買的話可以便宜到50塊一個。”
  “那點兒罰款干擾不了我們賺錢的”
  在採訪過程中,一位鐵路系統的工作人員向記者透露:黃牛的組織結構其實也有層級關係。像陳雪這樣的黃牛,級別很低。“大佬”級別的黃牛,一般都是雇專門的人從窗口、網絡、售票點三管齊下買票,手裡的神器也是層出不窮。這種人一般都有著很強大的社會關係,“他們有的人甚至跟我們內部的人關係很好,然後和代售點合作,在出票之前從內部先把票出給他們,我只能告訴你這些了。”
  “即使被抓了也沒關係,圈子裡賺得多的幾乎都有過進派出所的經歷。”陳雪告訴記者,“被抓了的話,撐死就是說服教育,罰款一般是票麵價值的30到40倍。但這些人一般都是和客戶單線聯繫好送票的時候被抓的,手裡一般最多也就兩三張票,就算一張票的票麵價值500塊,也只是幾萬塊錢的事兒。你知道我們乾好了這段時間能賺多少錢嗎?幾十萬是有的。所以總體來說,那點兒罰款其實幹擾不了我們賺錢的。”
  “那些真正的大黃牛一般是不會出現的,抓到的都是小弟。此外,這些大黃牛中很多社會背景都非常的硬,就算是真的抓到他們了,也一般不能拿他們怎麼樣。”上述鐵路系統的工作人員說。
  改善“一票難求”現狀還需時日
  對於春運的“一票難求”,發愁的不僅是那些歸心似箭又買不到票的旅客們,12306的客服也很受傷。12306的客服小沈(化名)委屈地告訴記者:“春運這幾天,我們每個人平均一天24小時要接聽好幾百個電話,工作量巨大,加班是免不了的,累點兒我就忍了,關鍵是,好多旅客訂不到票就把怨氣發泄到我們工作人員身上。”
  小沈是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第一次碰到瘋狂的春運。她說,自己在開始預訂春運票的頭10天內已經被憤怒的旅客罵哭了三回了。“在我們的客服中心,設置了一面發泄牆,職工可以在上面寫下發泄的話語,甚至是髒話,用來發泄一下情緒,發泄牆的旁邊還有一個拳擊柱和一副拳擊手套。”小沈是那兒的常客。
  對於春運中的“一票難求”,1月14日這天,國家發改委、國家鐵路局、鐵路總公司聯合舉行了一場發佈會,在會上,鐵路總公司副總經理胡亞東承認:“‘一票難求’現象會緩解,但具體時間表現在還沒有。”會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連維良向到會媒體介紹說:“今年春運從1月16日開始,一共40天時間,預測客運量將達到36.23億人次,比去年增加2億人次,由於今年的春節比較早,節前的民工流、學生流、探親流相互疊加在了一起,運輸壓力前所未有地大。現在的交通設施仍然難以滿足春運高峰時期的要求,因此一些地區的票仍然處於‘一票難求’的情況。”
  如何從根本上改變“一票難求”的現狀,胡亞東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採訪時坦言:“修鐵路,購入新列車是一種緩解春運壓力的方式,目前中國的鐵路營業里程已經超過了10萬公里,去年鐵路總公司採購了190組動車組和2000多列新型客車。但這隻是一方面,調度方式的選擇對於運輸效率的高低,也起著決定性作用。解決‘一票難求’必須採取綜合的措施和手段,合理調配各種交通方式,發揮全社會的力量,相信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中國經濟周刊)
(編輯:SN095)
創作者介紹

1702

ud71udcjs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